2003年12月1日 星期一

死亡跳水

不知道是第幾回了,我還是不死心。

這兒是死亡跳水的競技場,而我是帶著浪漫情懷的絕命評審。

古老的傳說中,的確描述著活著走出這死亡禁地的選手,但在我十多年的評審經驗,還未曾見識到如此神蹟。每一個參賽者心裏都清楚得很,死亡跳水絕對是有去無回的,事實上,甚至連屍骨都無法在賽後被保留下來。
這個受詛咒的榮耀,不但致命,而且隱祕。


從開始懂得欣賞這項運動的年紀,我就一直在追尋著能夠奪得滿貫十分的選手,不,事實上即使是同一位選手,我也不相信能有兩次十分的記錄,更何況根本沒有一個參賽者能夠得到兩次出賽的機會。我在盼望的,是一個巧合,一個身材與拋物線的天作之合,一個平靜水面與池底亂流的絕美交合。

今天的第一位選手,身材很壯碩,從我所在的高台往下望,我知道這幾天的辛苦沒有白費。他的腰身比例很黃金,而且從上到下找不到一絲阻擋落水的毛髮。為了這一次大會的選手集訓,我精心挑選了最上等的食材,以最易消化的烹調法,讓選手們在最低限度的壓力下給予塑身性的營養。此外,每日七小時充足的睡眠、晨間固定的慢跑、飲料的種類限制以及晚間的收心打坐,都是我多年教練兼評審的經驗累積所擬定的作戰方針。

他選擇了一處較深的水域,進行準備。在我一聲咆哮似地叫喊下,他開始往下墜落。死亡跳水是不講究花式的,她的美是在於選擇死亡的方式,因為在這種特殊的水池上,跳水本身幾乎是一種自殺行為,然而,在越過那一瞬間的水平線後,若能不留任何痕跡,無聲地沉溺於永遠無法浮出的無底黑洞中慢慢逝去,那便是死亡跳水的最終境界,也是我不斷尋覓的完美藝術。

入水的時候,他的身體過於傾斜,造成些許水花的飛濺,雖然只是一點點小失誤,但是細微的水波在這被死神照看的池牆反震下,變成強烈的水底暗流,將他衝向淺水區,身體像被環狀剝皮似地扯裂,血肉擦在池底,為這個冷峻的競技場增添了色彩。 七分!

陷入失望領域的我,垂頭等待下一位選手。時間過了三分鐘,原本躍躍欲試的主角們,因為看到第一位失敗者的慘劇,都心生怯意而退縮著。在我努力的低吼恐嚇下,終於上來了第二號自殺者。他的身材顯得嬌小許多,而且頭髮向上翹著,這不是個標準的好現象,但是我依然抱持著希望,畢竟我等待的還是個巧合啊。

往下跳之前的晃動太大了,即使這是他計畫中的策略,我還是覺得過於大膽了一點。拋物線很完美,入水時也沒激起什麼水紋,短短的身體成一條筆直的線往水中射去。我大喊不妙,果然,太完美的入水,使他在水面下無法避開危險,而以高速衝向池底,把頭給撞個稀爛。 八分!

繼續等待,但是我沒有多少時間,外界不知何時會插入的干擾莫名地帶給我壓力。即使如此,我仍無法揮開這多年纏繞在我心上的結,我一定要看到,我要!

掙扎了五分鐘後,我看到一個駝背的老頭,他身上不均勻的斑紋實在無法給人任何好印象。但是死亡跳水是沒有年齡優勢的,我仍然抱持著相當的希望。

這位老頭的準備動作可真久,我叫喊了半天,他才完成伸展的預備動作。我知道不能催,不過我還是耐不住性子照牆上搥了一拳,然後看著他往下跌去。

奇蹟真的發生了!

他用香蕉似的體態入水,連一點最小的波動都沒有產生就穿過了水面。在接近水底的時候,由於彎曲的身體在池底間完成唯妙的推擠互斥作用,他平順地貼著底面滑行,就像鐘擺般利落地往無底黑洞飄去。 十分!!!

我高喊著「十分!十分!」,心中激動地跳著「此生真不枉了!」

驀地,一陣驟急的敲門聲擾亂了我正狂喜的心情。
「小哈,啊你是還要在廁所待多久,我快忍不住了啦!」

3 則留言: